欢迎您访问商州区政协网!
涝峪寺传奇故事
发布:2018-01-15 来源:商州区政协文史工委  作者:  浏览量:60 

涝峪寺传奇故事


记得小时候到于坪村杨家院行情,路过涝峪寺时,看到一座阴森庄严的大庙,里面几尊神仙威严高大,令人敬畏。门内两个卫士一样的小神很威武,两者都是蹲坐着,人一走进去踏了码子,两神就站立起来,一会儿又蹲坐下去,神庙侧面有台阶,上面有寺院,那时急于赶路,没有上去看过。离神庙约五十米的西北有一戏楼,前几年那根基痕迹还在,据一些年长的人说,这些建筑破四旧时拆掉修了粮店。

据我母亲讲,旧社会很不安定兵荒马乱的,经常过队伍跑土匪,有的抢人抢粮抢东西。人们经常跑到山里或岩上躲藏,很多崖上都有些洞口和插棍子爬崖的窿隆。有的妇女上不了崖就往脸上抹锅墨子,有个年青女人因为长得好看,就把油烧好往锅里倒点水,油霹雳啪啦乱溅,她把头伸到锅里,让油往脸上溅,脸上烫出好多水泡,好了后就变成了麻子。现在女人想办法让自己变得好看,那时女人想办法让自己变难看。有一年十一月路上跑毛老道,长头发披着样子很凶恶,他们裹胁着古路峪和几道沟的人,连老人小孩也不放过,很多妇女抱着吃奶的孩子也被裹了进来,毛老道推搡着这些人住进了寺院。腊月里流传着毛老道正月初一要杀人,所到村庄见人就杀的消息。人们听到后自发组织武装,打制长矛大刀,准备长把斧头,自制炸药包,约定腊月二十四晚上消灭毛老道。这天晚上天特别黑,人们围住了寺院,搭梯上房往里扔炸药包,里面轰哩轰隆哭声一片,有人打开门往外冲,围着的人乱刺乱砍,也不分是毛老道还是被裹胁而来的无辜百姓,可怜那些老人小孩和抱小孩的妇女也惨死在刀斧之下,一时血流成河,尸首成堆,寺院也毁于火海之中。

第二天,天灰蒙蒙阴沉沉的,好像痛惜那些疯狂的人给无辜的人带来不幸。一些发洋财的人和些好心人找寻财物和幸免于死的人。他们不怕恐怖惨烈的场面,在尸首中刨寻,最后只从两个惨死的妇女身下找到两个吃奶的孩子,她们用背部迎着砍下的斧头,又用最后的气力护佑自己的幼儿不被人伤着也不被自己压坏。人们将这两个小孩抱回家,擦干了身上的血迹,养活到长大成人,男孩起名李安治,长大后在商洛农械厂当过厂长,听说六八年当代表见过毛主席,人现在还在,现在一大家人。女孩名叫李茸,长大后嫁给岩峪金立憨。李茸有两儿一女,日子过得很好,只是李茸已过世,去年过了三年。寺院中原来的主持李全博,毛老道进寺院后被赶出寺院,惨案时不在寺院而幸免于难。此后娶了老婆,生有两个儿子,各有家庭儿女。

现在涝浴寺又自筹资金建了寺院,但不是原来的样子,没有原来的气派,有四间上房,红砖蓝瓦,挂有普光寺牌匾,内有三个神像,院中有香炉,北侧有三间小屋作卧室、灶房。李舍博主持照看。前些年我在于坪村小学任教,有次路过寺院,就到里面和老李坐了半天谈了寺院的古往今来。他谈到涝峪寺原为四龙戏珠,四道岭面对寺院,有重修的价值,我想应该立碑纪念那次惨案死去的无辜的人,让人永远记住那次惨案的教训:没有共产党的正确领导,就没有今天安定幸福的生活,只有跟着共产党,创建自由平等文明法治的中国,一切才有保障,日子就越来越好。(文史爱好者刘勇供稿)


上一篇: 想王沟传奇故事
下一篇: 南岭传奇故事
版权所有 翻版必究 Copyright ©2003-2018 Powered By 商州区政协